程右心里一个激灵,连忙解释,“对不起,老大,金哥那边最近事情有点多,我得了个清闲的事做,所以才被金哥叫来。”

    但事实相反,他主动揽了一堆活计,又马不停蹄地赶完才让金哥看到自己的价值,也就有了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赵眭瞥了一眼程右憋红的耳朵和脖颈,倒是不由得想起某个人,便也不再追究,“行了,距离晚宴还有些时间,你等会去找老吴给你换一身行头,再学些礼仪,晚上在客厅等我。”

    程右被管家老吴带走了,赵眭仍然躺在沙发上,眼睛无神地望向天花板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出门的前一刻,程右侧头看过来,忽然觉得那人很脆弱,连带着心底都有一丝莫名的心疼。

    日暮西斜,余热消散在初秋微凉的风中。

    房间内,赵眭已然准备妥帖。

    系统还在和他念念不休。

    【宿主,什么时候能把男主带到身边啊,剧情已经开始推进了,男主却还是个小喽啰,我好急我好急】

    赵眭起了点逗弄心思,“急什么,关键节点他都在呢,想我快点死给他让位?”

    【呜呜呜呜呜宿主不要这么说,你现在还不能死的,我不说了我不说了】

    一步步走下楼梯,沉闷的脚步落在台阶上,在安静的空间内就显得格外突出,说笑间赵眭已经到了一楼。

    还想再调笑几句,抬头时,赵眭却似乎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背影。

    他顿时滞住,嘴唇张张合合,好半天才颤抖出声:“陈侑?”

    程右在赵眭下楼时就已经听见了动静,但自己这身西装总觉得有些别扭,下意识不想被赵眭用之前的语气笑话,只是默默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听到赵眭的语气有些不对劲,程右也顾不上其他,连忙转头,“老大,是我。”

    但赵眭看到他后却马上平静了下来,只是望着他这身装扮,有些机械的夸奖,“不错,挺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得到夸奖,程右却并未感到很高兴,回想刚才赵眭的表情,总觉得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是在叫他吗?

    但时间已经不早了,程右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,因此出声提醒赵眭,“老大,车已经在外面等了。”